原创 李首富,再造李家的城?

原标题:李首富,再造李家的城?

8年前,香港一名小学生写了一篇刷屏的作文《李家的城》。

“李嘉诚,名副其实,香港就是李家的城。他是我们的上帝,万物都是他所创造。”

有人说,“港人从出生到死亡,都笼罩在李家旗下。”

李嘉诚旗下,从长江实业、和记黄埔到长江基建、电能实业,所在领域渗透了整个香港。

再后来,李嘉诚狂卖资产,在香港和大陆套现了3500亿。

拿到钱,李嘉诚买下了半个英国。

英国1/4的电力;
30%的天然气供应;
7%的供水和40%的电信市场;
近1/3的英国码头、超50万平米的土地资源。

半个英国,都在为老李打工。

英国的老百姓,或许也想写个作文:英国,李家的“第二个城”。

1

去年,国内很多自媒体还在嘲讽李首富亏大了。

因为,英国脱欧了,经济严重下滑。

可买下半个英国的老李,又大赚了。

李首富,又一次抄到了底。

最近,气荒,油荒,电荒等问题席卷整个欧洲。

而英国没有电价限制,价格完全根据市场而定。

英国电价暴涨10倍,打破22年记录。

仅仅半年时间,李首富就在英国电力领域狂赚超过300亿。

英国老百姓正苦于高昂电价时,李首富却日赚近2亿。

同时,今年全球海运价格大涨,李首富也是大赢家。

现在全球的一船难求,从中国运送300个集装箱到美国的费用就足以买下一条船了。

很多航运巨头的利润都是大涨了几十倍。

美国的港口现在还在大塞车,拜登直接下令港口007运转。

而控制了英国的三分之一的港口的李首富,又是大赚得一笔。

在香港吃饱的李首富,在英国也成功吸到了血。

2

其实,比起抄底,我更佩服李首富的逃顶能力。

08年股灾,众多香港富豪变韭菜,只有老李华丽逃顶。

完事,老李挥一挥衣袖:逃顶的秘密,是不登顶。

让我们再回顾一下李首富从2013年开始的敦刻尔克大撤退。

图片来源:晨哨研究部

2013年10月,把东方汇经中心卖给交通银行。
2015年9月,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重组合并,长江基建和电能实业合并完成后退市,李氏家族的所有上市企业资产都变更为海外资产。

当时,很多人觉得他是个傻逼。

因为,2013年后的房价,一路辉煌。

可他们都忘了李首富说过:我不会去赚最后一枚铜板。

后面的事,大家都清楚。

三条红线压顶,再加两条上限。

今天国内的房企,基本没有哪家日子好过。

当许皮带还在到处奔走求人的时候,李首富已经拿下了一块香港的黄金地皮,外加成都和上海两块地。

甚至,还有钱去投新能源。

3亿融资威马汽车;
和国网电力达成合作,投资25亿元参与新能源项目。

大家都无力拿地扩张的时候,他手里却有大把的现金。

大哥,毕竟还是大哥。

李首富只想说一句:手有余粮,才是王道。

英国,是他的现金奶牛。

他,还成功避过了去杠杆。

毕竟,房产操作上你跟李公摊玩套路,真是太嫩了。

当内地一众房企还在裸泳时,李首富早已成功上岸。

当年,李超人还是首富的时候,马云、王健林都还在创业。

有人说,李首富早已不是首富了。

其实,是你太低估李首富的资产了。

目前长和市值才1994亿,还不足2千亿港币。

实际上,长和手上的现金储备高达1550亿。

单是现金储备就快赶上长和的市值。

长和目前的总资产是1.25万亿,净资产也是超过了6千亿。

也就是说,长和的市值才公司净资产的三分之一而已,严重被低估。

长和今年的利润会突破400亿,说市盈率才5倍不到。

因为公司被严重低估,李首富才能低价实现公司私有化。

他每年可以从公司获得巨额的分红,然后他再拿着分红来购买被低估的股票。

如今,李首富在长实集团的持股已经超过了9成,已经快把公司私有化了。

如果李首富成功私有化,6千亿进账。

再加上长实的3千多亿,李首富的总净资产可是近1万亿港币。

别人上市是放大财富,李首富却用上市来隐藏财富。

就这,还没算上他的私人投资基金。

3

撤资大陆,我们很愤怒。

李首富说:我需要寻找的只是利润。

而更愤怒的,是香港老百姓。

因为,在无数香港人的眼中,是他一手扩大了贫富差距。

老李,都干了啥糟心事?

搞出不到10平米的超迷你户型,榨干年轻人的最后一枚铜钱。

李首富通过房地产,近乎控制整个香港的金融、电力、码头、电信等民生领域。

而这些,都关乎香港老百姓的衣食住行。

而垄断着这些的李首富,逐渐掏空了香港老百姓的钱包。

可几年下来,房价高涨,收入不涨,而你李家还垄断着整个香港的房产市场。

怎能不激起民众怨气?

700万香港民众,只能不断向李家输血。

更可怕的是,搞房地产,断送了年轻人的未来。

因为搞房地产,香港没有本土互联网企业。

因为搞房地产,中国芯片之父张汝京被赶走。

因为搞房地产,香港被压榨只剩下金融业。

过度金融化,又加剧社会贫富差距。

然而,李首富的回应却是:

我是一个商人,希望大家不要给我戴上什么帽子。

没错,李首富只是个商人,是逐利的。

李光耀曾这样评价他:

李嘉诚只是一个投机者,无利而不往。

对于李嘉诚来说,哪里有利益,他就去哪里。

是商人,就在商言商。

商人可以不要脸,但不能不要钱。

时局的转换,左右着李首富的生意选择。

如今,这个食利吸血的资本家又回来了。

我们该不该欢迎?

资本逐利,没有问题。

但不知反省的资本,才是最大问题。